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教育

唔让百万富翁变成穷光蛋余姚泩活网a

2019-01-31 08:50:29

倾诉人:郁斯维,男,40岁,自由职业 记录人:金报周新 时间:6月1日上午10时30分  地点:金报部  郁斯维是在汉正街土生土长的。他说:“在那里出生的人,受特殊氛围的影响,或 多或少有过一段辉煌的历史。”他说这句话是要印证他以前的经历:4年前,他还是个身家数百万的老板。如今,在浑浊的爱里,他已身无分文。  为了爱,他曾发愤图强;终也是因为爱,他滑落到人生的谷:从2001年开始,他蜗居在一个小旅馆里。近三年的时间里,曾经风光无限的他几乎失去了生存下去的勇气。想起以前的幸福,他心里什么滋味都有。  见面这天,正好是六一儿童节,我问郁斯维有没有去看望正在上学的女儿。他竟当着我的面抹泪,那情景让我很难受。自从落魄以来,他连生计都顾不上,那有时间去管他的女儿?  对之下就去了菲菲娘家,而这一住就是半个月。  我都觉得这些好笑,怎么当初我会做出如此荒唐的事情?  一天,我打算回家拿点东西,途中没电了,菲菲就打到我家,刚好是凤凤接的。她们聊了一个多小时,谈的内容我依然不知道。从那以后,凤凤表面上不再追究我的过错。可我从此却变得无心打理生意。店子里的账都由凤凤一手管理,我知道她的意图,也不想和她争。  不久,我们继续投资,准备再上一个台阶。可当时的市场已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到2000年,我们所有的积蓄全都亏了进去,包括我的房产都抵押给银行了。在这个沉重的打击下,我们的关系进一步恶化。三年都抬不起头来  当年6月,女儿生病要住院,我身上没钱,向凤凤要。可她死活都不给。那天我彻底爆发了,次打了她。我知道自己下手蛮重,事后也很后悔,但一切已无法挽回。8月我们就办了离婚手续。女儿归她抚养,这是我的无奈之举,因为我身无分文了。  巨大的落差令我抬不起头来,可我的心还没死,总想找机会东山再起。刚好有个浙江的朋友阿宏愿意与我合伙,我就借了2万元在全兴街租了一个门面,可这次机遇非常不好,几个月下来亏得一塌糊涂。阿宏知道我的一切,打算帮助我。不久他把一个叫阿洁的三十岁女人介绍给我,她是一家品牌内衣中南地区的总代理,老公是一个六十多岁的香港男人。她说在武汉一个人很寂寞,需要找一个伴儿,前提是对方不能破坏她的家庭。  我答应了她的条件。  郁斯维突然说不下去了,脸上的肌肉剧烈地抖动。  我真没想到自己曾经呼风唤雨,却要沦落到靠女人为生的地步……阿洁还要求我:“你对我必须一心一意,不能和前妻有任何来往。”我当时答应了她。当年10月,已在深圳打工的凤凤给我打商量女儿上学的事情,为此我去了她那里一趟。不料,这事被阿洁知道了,她严厉地批评了我,而且警告我,以后一定要事先向她汇报。  哎!人到了什么场合就得说什么话,一向不低头的我硬是屈服了。  2001年3月,我到广州进货。事先我给凤凤打过,打算见她一面。其实没别的目的,只想看看她过得怎么样。而这事后来穿帮了,因为我早就和阿洁约好当天在深圳和她碰面,见凤凤自然耽误了时间,晚上就没有回到深圳。阿洁一查,发现我与凤凤幽会去了,她很生气,可当时并未说什么,直到5月份我们回到武汉,她才和我谈了一次。她说我不讲信用,然后愤愤地离开了我。  从那以后,我的生活彻底跌进了深渊。走投无路的时候,我屈尊住进一家小旅馆,和老板谈好价钱:每个晚上3元。就这样,我在亲戚的眼中消失了3年,开始只晚上待在旅馆里,后来索性不分白天黑夜死睡在那张小而脏的床上。每天看到的都是南来北往的民工,他们中没有一个人知道我曾经拥有数百万的家产……英雄不能提当年之勇。这3年我的心灵受到了残酷的折磨,肉体上的可以承受,比如没有好衣服穿,吃不上大鱼大肉,这都算不了什么。关键是我不能再像以前那样辉煌,而这对我而言简直生不如死。就是爱情这两个字,把我弄成彻头彻尾的穷光蛋……在小旅馆里熬了一年多后,可能是看出了我以前不简单,老板让我帮他出面管管收钱。生活在那时才有了一丝改变,不过我没有跟他讲起自己的过去。  怎么说呢?其实我很想给菲菲打,只要她知道我的现状,可以在经济上给予我帮助。可我没有。一是我没脸再去打扰她,二是我根本就不爱她,没理由让她为我承受那么多。  默默地,郁斯维脸上竟有了两行泪。  从今年开始,我以前的朋友陆续知道了我的状况。他们都异常惊讶,不相信我怎么能熬过那不堪回首的3年。这个只有我知道。他们打算帮助我,这又给了我信心。  曾经,我走过弯路,也失去很多,我相信自己有勇气去面对今后的一切磨难。(文中人物为化名) 相关文章 其它功能 ● 我要投稿或推荐(预留功能) ● 余姚论坛情感版块 ● 余姚论坛文学版块

燃气锅炉公司
DVI光端机批发价格
防爆冰箱电话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