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密信息港

当前位置:

天道巫神第二十七章炸药破壁求收藏求推荐

2020/01/22 来源:哈密信息港

导读

天道巫神 第二十七章 炸药破壁(求收藏!求推荐!)地下石洞中,陆仁轩的感观不由自主地开始发挥作用,这时候生存的危机要远远大于副作用,他

天道巫神 第二十七章 炸药破壁(求收藏!求推荐!)

地下石洞中,陆仁轩的感观不由自主地开始发挥作用,这时候生存的危机要远远大于副作用,他也不顾上那些顾虑了。

声音是在他们左前方传来的,凭经验判断,离他们不会超过十米。想到十米之外就有求生的希望,陆仁轩心中不免一阵兴奋。虽然眼前一片漆黑,他什么都看不见,但陆仁轩依旧高兴的差点蹦起来,提起精神摸索着前进,边走边喊“有人吗?”,心中期待着发现对方或对方能发现他们。

但刚走了不到五米,在他身后的冬瓜忽然一把拽住了他的衣服。不过此时的陆仁轩太兴奋,以至于冬瓜一拽之下都没阻止陆仁轩向前冲的劲头。

陆仁轩一下子撞到了坚硬的石壁上,这一撞之下,他差点晕了过去。

谁也不知道这地下哪来的这么坚硬的石头,差点要了他的命。

后来,陆仁轩回想起现在的情形,觉得早就应该有所怀疑,聊城地处平原,他掉入地下充其量也就几十米,以他对地质的粗浅了解,也知道这不应该出现大量的石头,由此可见底地下是一个工程浩大的人工建筑。只是,当时的他因为只惦记着如何逃出困境,反而忽略了这个细节,以至于过了好久才发现。

陆仁轩揉揉疼痛不已的额头,心中暗道一声倒霉,知道他们和对方肯定被石壁隔开了。他把耳朵贴在石壁上,隐约听到了外面的声音。

听声音,外面的人不止一个,虽然只是相隔了一道石壁,但对方估计也是想打开这道石壁。因为石头阻隔,他感觉对方的声音很微弱,但毫无疑问的是,只要打开这道石壁,他就能看到对方,想到这里,他便四处寻找东西,准备撬开敲开石头。

不过借着灯光,他知道撬石头是多么可笑的一件事情。眼前的这块大石头比他还高,宽度也足有两米多,甭说身边没有趁手的东西了,即便是有,十个他也没有足够的力气撬动石头。陆仁轩只好变“撬”为“敲”,以期对方弄开石头。

陆仁轩从地上摸到了一根棍子,便使足了力气骨向石壁砸去,但尚未碰到石壁,猛然在空中戛然而止,猝不及防下,他差点撞到石头上。这就好比武林高手过招,他拿出了十足的内力击出猛烈的一拳,没想到拳风先至,掀开了对方的面纱,对方居然是他的情人,情急之下内力急收,把他自己震伤了。

当然震伤他的不是情人,而是他又听到了不同寻常的声音。

起初,这声音像是耗子在打洞,而后听到的是金属的钻探音。陆仁轩是什么人,世界上难听的声音就在他耳朵里,多年的磨练让他对声音特别敏感,对这种声音,他简直是太熟悉了,因为他在机械制造类的工厂待过,知道这是什么声音。

切割……钻探,无论是哪个过程,那是一种金属摩擦的声音。

金属摩擦的声音……

陆仁轩异常活跃的脑细胞中勾勒出这样的桥段:先是清理土砂,其次是在石头上钻出爆破孔来,之后就是填充一种特制的炸药,终是要把石壁炸开。

他虽然达不到未卜先知,但超的第六感似乎在他脑中勾勒出模糊的图像来。他想起了小时候的事情,知道他的第六感预测度高的令人发指。

耳中这种声音让他停止了举动,认真思考起来。据他所知,聊城附近没有特别出名的古迹,仅存的文物不外乎光岳楼、山陕会馆、铁塔等。这几天他没听说附近有什么考古活动,现在响起的这种声音既然不是“官方”的,那就肯定是来自“民间”的——也就是说石壁的另一边是一群盗墓贼。

想到单位的那个门卫老头经常给他讲的那些令人毛骨悚然的盗墓故事,想起了以前看过的小说里描述的心狠手辣的盗墓贼,他的心中就不免打了一个大大的寒颤。

幸好刚才他没有敲击石壁。

等等……好像有什么不对劲。

陆仁轩的大脑在飞快地转动。

刚才他心思转换,肯定漏掉了很重要的一个东西。或许是饥饿与疲倦消耗了他大量的精力,或许是黑暗阻碍了他的思考,但毫无疑问的是,他漏掉了很重要的一个东西。这个东西自己刚才已经想到过,但如河里的小鱼,从他并不缜密的心思之中穿了过去。

是什么呢?

他看了一眼冬瓜,显然冬瓜也在深思。

地下……石壁……盗墓贼……钻探……

是炸药!

陆仁轩猛然惊醒,后背上惊出了一身冷汗,连忙拽着冬瓜往后急撤。

还没等他们跑几步,“轰”的一声,大量的石块夹杂着碎石、泥土直向他们扑来。

巨大的冲击力一下子把他俩犹如沙袋一般抛出,摔到了前面的石壁上,石砂如暴雨般刷刷落下,埋住了他的半个身子,冬瓜被一块大石头压住了腿,疼得他闷哼了一声。大量的尘土充斥着整个空间,一切犹如雾霾中的车祸。

他感觉好像巨锤击中了后背一般,后背上传来的剧痛还未到疼痛的峰,又撞到了石壁上,他眼前金星乱窜,“哇”的一声吐出了一口鲜血。

“里面有人!”外面的人影和灯光纷乱闯了进来,足有好几号人把陆仁轩和冬瓜围了个水泄不通,手电筒像机关枪一样想他们扫来。

冲上来的两个五大三粗的人毫不客气地把他和冬瓜从石头堆里扒拉出来。从他们粗鲁的动作就能判断出这些人不是什么好鸟。

陆仁轩和冬瓜被押到了一个身着黑色皮衣的干瘦的青年面前。

陆仁轩强忍着剧痛,顾不得擦嘴角的鲜血,借着这伙盗墓贼的手电,仔细打量起这些人来。

这群人一共有六人,五男一女。在他看来,这个组合很是奇怪,一般情况下盗墓者属于“地下工作者”,向来是父子、舅甥这样的组合,并且如果没有特殊情况,队伍中不会出现女子,一是因为盗墓是个力气活、也是个技术活,男的在这方面占有先天优势,二是因为干盗墓这行的多少有些迷信,认为女人会带来晦气。

他看得出来,这些人年龄虽说差不多,但没有差出一代人来。这一行人之间的关系不是传统意义上的亲戚组合,尤其是那个女的,从她清澈的眼神中陆仁轩看不到一丝阴暗,很明显和其他那几个看起来有些阴沉的人不是一伙的。

陆仁轩向领头的那人看去。领头的那人大约30岁左右,理着一头不足3毫米的头发,隐约露出乌青的头皮。青年的年龄不大,但一双眼睛中却透出锐利的眼神,右眉上方有一道不知何时留下的浅浅的疤痕。

此人正是楚法邱。

陆仁轩自然不认识眼前这个人,更不知道楚法邱早就盯上了他。他向楚法邱眉头上方看去,心想,这人年少时也是一个狠角色,那道疤痕想必就是他当年在街头巷尾打架斗殴的见证。一件黑色的皮衣穿在他的身上,就连手上带着黑色的皮手套,下身也是一件密度较大的裤子,就连脚上都穿着高帮的运动靴,想必是因为穿皮鞋不便于行动的缘故。

陆仁轩觉得十分奇怪,现在刚刚中秋,眼前这人却像包粽子一般把自己包了个严严实实,难道他不怕捂出痱子来?

西安323医院怎么样
郑州市儿童医院
桂林治疗宫颈炎方法
张家口看癫痫病要去哪里好
无锡公立癫痫病医院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