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密信息港

当前位置:

不是三星不是IBM不是爱立信华为想做谁iyiou.com

2019/03/11 来源:哈密信息港

导读

不是三星,不是IBM,不是爱立信,华为想做谁世界移动通信大会(MWC)还在戛纳办的时候,华为还很不起眼,是在海滩上建了一个小棚子当展位。

不是三星,不是IBM,不是爱立信,华为想做谁

世界移动通信大会(MWC)还在戛纳办的时候,华为还很不起眼,是在海滩上建了一个小棚子当展位。我们也没有什么客户,能找到一个就算一个,把他们拉到小棚子里做自我介绍,我们是来自中国的华为。2月22日下午,在2016世界移动通信展(又称巴展)华为公司主展厅的接待室里,华为常务董事、战略Marketing总裁徐文伟回忆说。今天,他是华为整个巴展的负责人,他说华为已经有5000多个客户。

巴展的前身是戛纳展,因为戛纳太小,收费又贵,所以2005年搬到西班牙的巴塞罗那。从此,每年2月,由 GSM协会(成员包括全球218个国家和地区的780多家移动通信运营商和220多家设备制造商)主办的巴展就会举行。今年的参展商达到1900多家,比去年多近400家。

华为今年的主展厅有5800平方米,比去年多2000平方米,增加的面积主要是给合作伙伴使用,比如SAP和微软。2005年华为次来巴展,面积不到100平方米。

聚焦管道战略

华为主展厅的对面是三星。我在三星展台上看到了他们1988年发布的台,大哥大。三星电子真是一家了不起的公司,28年了,在领域多少雨打风吹去,而三星一直站在前列,去年的出货量仍是全球。

1988年,华为刚刚诞生。今天,华为已经是全球的信息及通信(ICT)解决方案供应商,预计2015年销售收入3954亿元人民币,相当于609亿美元。世界5在忠诚中求幸福0强的电信运营商,华为服务其中的45家。华为17万名员工中有7.6万名为研发人员,有82471人为持股员工(2015年底数据)。在《财富》世界500强榜单上,华为排228位,2014年收入为468亿美元,利润为45.2亿美元。

今天三星电子比华为还大不少。《财富》世界500强,三星电子是第13名,收入为1958亿美元,净利润为219亿美元(2014)。根据三星电子发布,2015年净利润下滑19%,这样算下来大致是184亿美元。

但显然,华为和三星的差距在缩小,虽然三星电子拥有极其庞大的产品线,在通信设备领域也有涉及。

我问徐文伟,华为有benchmark(对标公司)吗?或者说,华为想成为谁加谁再加谁?

他的回答是没有。在CT领域,也就是通信市场,华为和爱立信、诺基亚是对手;在IT市场上,华为和HP、IBM这样的公司是对手,特别是在企业级业务方面;在消费类电子方面,由于华为的全球出击,以及在笔记本电脑等终端产品领域开始发力,又和三星、联想打在了一起。似乎只有在谷歌(微博)、阿里、腾讯这样的应用市场,华为没有进入。在亚马逊擅长的云服务市场,华为也在和运营商一起布局混合云。

华为的战略究竟是什么?可能是这样一句:华为未来自有旁人说长短将聚焦管道战略,引领大数据大流量时代。在华为看来,数字社会就是大数据大流量时代,相对于的ICT需求,既包括信息存储与处理(云计算中心),也包括信息传送(络基础设施),还包括信息呈现(络终端),这三种需求分别对应着华为的企业业务、运营商业务和消费者业务。华为要在这三个地方都出类拔萃。

管道战略好像是任正非三年前提出的,和管道相对应的概念是内容。当时他说,现在享受互联的人很幸福,做内容的人赚了很多钱,提供管道服务的人(注:指运营商)和我们这个做设备的人没赚到什么钱。但内容都是要通过管道来传送的,大家都来点呢(注:指都做内容),小的管道服务商就堵了,因为他们没有那么大的带宽。小的管道服务商没有了,没有他们用低价撬动市场了,这时候能提供超级服务的大管道服务商就可以减少恶性竞争的压力。显然,华为相信未来是信息内容的洪流时代、海洋时代,会大爆发(想想今天的视频化趋势吧),而提供传输信息的技术就是华为的持久战略。

华为的扩张方向和业务边界

我在巴展现场听了华为轮值CEO郭平的演讲。印象深的是一句俏皮话:可能世界上遥远的距离,是我拿出,但是没有信号。他的意思是,未来数字社会的氧气就是连接。

华为在2014年首次发布了全球连接指数(GCI),预计到2025年全球将有1000亿连接,55%的连接将集中在商业领域,如智能化生产、智慧城市等;45%的连接应用在智能家居、车联、可穿戴设备等面向消费者的领域。70亿地球人的连接可能只会占到世界总连接数的10%,而绝大部分的联接则会是人与物,物与物的连接。在华为看来,今天99%的设备还没有被连接。

在5G时代到来前(华为预计5G商用早也要到2020年,真正大规模部署需要更多时间),华为准备做三件事:增强联接能力,使运营商支持广泛应用的物联市场成为可能;从供给驱动转变为需求驱动,赋能于垂直行业(如平安城市); 重新定义络能力,帮助运营商构建软件定义的络架构,构建大数据运营能力。

在2016年的新年献辞中,郭平代表华为管理层提出:预计到2025年,全球将新增40亿的宽带用户,超过100苦苦甜甜;生活的过程0亿的物也将被联接起来,每个人消耗的流量也将增长500倍以上。滚滚数据洪流水,浪花淘尽英雄,我们切莫辜负了信息时代慷慨的成长机遇。

从巴展上华为发布的几份白皮书来看,预计到2020年,全球的MBB 用户数(Mobile Broadband,移动宽带业务)就将达到67亿,平均每人每月需要消耗5GB流量,全球的连接数有望达到310亿。华为已经开始帮助许多运营商部署4.5G的预商用或实验络;打造融合、开放、面向未来可持续演进的Small Cell络;建立NB-IoT(窄带蜂窝物联),在有效提供深度室内覆盖的同时,支持大量的低吞吐率、超低成本设备连接;随着视频成为MBB基础业务,华为正在帮助运营商构建高清视频体验无处不在的MBB络,促进数据流量增长、提升收益。

这样一个充满进取精神和扩张性的华为,还有扩张的边界吗?

当然有,什么都做的结果一定是什么都做不好。我们的边界就是上不碰应用,比如微软这样的应用软件;下不碰数据,比如互联公司要拿数据变现,我们是只传输,不变现。我们绝不做黑寡妇。徐文伟说。

黑寡妇是任正非说过的一个概念,它是拉丁美洲的一种蜘蛛,这种蜘蛛在交配后,母蜘蛛就会吃掉公蜘蛛,作为自己孵化幼蜘蛛的营养。任正非提醒说,以前华为跟别的公司合作,一两年后,华为就把这些公司吃了或甩了。我们一定要寻找更好的合作模式,实现共赢,更加开放,对内、对外都要开放。

徐文伟说,开放、合作、共赢是华为今年参展的主题。很多解决方案不是华为自己能提供的,有些方案甚至要靠竞争对手的帮助,今年比去年增加的面积,主要就是给合作对象包括竞争对手用。华为在云方面的推进,主要也是和运营商一起。

华为的战略已经比较清晰:就是在人与人、人与物、物与物全联接的数字新时代,在人工智能、3D成像、虚拟现实、心灵感应、柔性屏幕等新技术浪潮的背景下,推动物理世界和人类沟通方式的颠覆性革新。类似无人驾驶技术和交通系统联动、智能个性化购物、虚拟医生远程诊断智能配药、城市建筑物农作物种植等新技术,正在持续促进物理世界和数字世界相互驱动、深度融合,这种融合将产生新的生产关系,推动经济形态不断发生演变,有效带动实体经济生命力。而华为,希望在构建全联接世界的过程中,发挥引领性的角色。

华为的终端战略

华为为什么从运营商和企业级业务切入消费者终端业务,从智能、智能手表到笔记本电脑频频出击?理解了上述华为战略,则答案并不复杂,只有更好地推动终端业务,才能激发消费者更多的数字消费需求(如视频);消费者需求反过来又会对运营商提出更高的升级和改善要求,进而催生对设备供应和解决方案的需求。这是一个互相促进和加强的正循环。

任正非在今年1月华为市场工作大会上说,华为终端要敢于5年内超越1000亿美金的销售收入,一定要立足打造中高端品牌,通过中高端带动中低端的销售。

在巴展上,华为正式发布了MateBook二合一笔记本电脑。华为消费者业务CEO余承说,移动办公市场仍有很大的空间,消费者需要一个像苹果那样漂亮的Windows电脑,微软Surface的更迭也让人看到了这一增量市场的存在,MateBook将帮助华为补上PC这一缺口。

从硬件配置看,MateBook配置了第六代智能英特尔酷睿m处理器,使Matebook实现了无风扇设计,在640克的轻盈身段和6.9毫米的纤薄身型下仍能提供完整PC功能和性能表现。余承东在演讲中强调了MateBook 二合一的特色,在他看来,华为要围绕工作、生活、起居、出行的全场景构筑无缝智能生活,而只要人还在办公,无论是办公室和家里,PC就仍是不可取代的。笔记本电脑满足了人们对移动计算的需求,平板电脑能带来全新的触控体验,2合1笔记本的诞生就非常自然。

由于MateBook和英特尔联手,第六代智能酷睿处理器能将整体平台功耗降低80%,TDP功耗降低22%,新的核芯显卡可在更低功耗下提供更出色的3D图形性能,处理器性能提升超过17%,从而为商业客户和消费者这两类客户群提供更好的安全性、可管理性、生产力表现、游戏性能和更丰富的视觉和音频体验。事实上,华为和英特尔联手的方向是重新定义个人计算,演绎技术所能带来的全新体验。

华为正在围绕全连接世界全面出击,而且通过在各种终端的发力,直接和消费者建立连接,向全球终端领域的品牌驱动者跃升,品牌战略将在华为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

3到5年后,华为可能发展到什么规模呢?

我的预言是,如果终端业务继续顺利发展,终端、企业级、运营商业务相互加强,按照年均收入增速15%左右的话,华为在3年后和5年后的销售规模会达到900亿美元以上和1300亿美元左右;如果年均增速20%左右,则3年后收入在1200亿美元以上,5年后在1900亿美元左右。华为可望进入《财富》500强的前50强。用余承东的话,华为终端业务希望3年跻身世界第2,5年成为世界第1。

如果华为能够发展得更快,如同2015年比2014年增加37%那样,上面的预测将显得非常保守。但是,必须意识到,华为在更多跑道上同时赛跑,挑战也是巨大的。据Canaccord Genuity数据显示,2015年全球智能的利润,苹果差不多占91%,三星占14%多一点。其余全部智能企业的总利润为负。只是量的增加,未必是好的路径。有时,越扩张,风险也越大。

无论是从慎终如始,为而不恃,功成弗居的角度,还是从终端业务无比惨烈的竞争现实看,华为都丝毫轻松不得。一部关于华为的史诗,曾经曲折,今天灿烂,展望明天,慷慨未央。

声明:本文仅为传递更多络信息,不代表ITBear观点和意见,仅供参考了解,更不能作为投资使用依据。

2013年杭州会务D轮企业
2018年乌鲁木齐大健康战略投资企业
2015年无锡智慧物流企业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