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密信息港

当前位置:

镇雄枪击案枪声过后留下的呼声

2019/07/14 来源:哈密信息港

导读

镇雄枪击案:枪声过后留下的呼声午后,浏览页,一则这样的信息进入了视线“云南:男子疑驾车堵镇政府上访,特警开12枪击毙”。进而看到:5月1

镇雄枪击案:枪声过后留下的呼声

午后,浏览页,一则这样的信息进入了视线“云南:男子疑驾车堵镇政府上访,特警开12枪击毙”。进而看到:5月15日,云南镇雄警方称当街开枪击伤一名“驾车冲撞赶集群众”的男子,该男子经抢救无效死亡。当地警方通令表彰了“果断依法开枪击毙犯罪嫌疑人的民警”。

对此事件,随之引发了各家评论;对此事件,都在追踪发问。警察该不该开枪,那有条例规章约之,方九成有没有撞人危害公共安全的动机和举动,那有法律去界定,笔者不想去探究其详,因为这些随着调查的深入自会有结论。

枪声过后是血染的政治色彩,枪声过后留下了人民对如何执政的呼声。

呼声之一:面对群众的诉求,“当官的”你能不能出来见一面?上报道称,当日,方九成就想“见安镇长”。镇长没见成,还被警察用手铐铐上。正常的安全自卫意识,遇到这种情况想逃脱也是情理之中,这且不提。试想,假如,镇长见了他,他会有过激的行为吗?镇长的面子就真如天子般难见吗?有些事情的发生,就象是小孩子之间的矛盾,两家家长见面了可能就和解了,一方想见另一方家长谈谈,一方家长却避而不见,则本来针尖大的事儿,可能会引出锤子大的祸,进而造成矛盾激化。目前,我们无论是政府机关还是企业单位发生的上访事件中,要见的都是一把手、主要领导。老百姓的心理就是只有当家的人才能解决当家的事儿。我想方九成如果真的见到安镇长,可能他人也就安稳了!可是,事件终结,安镇长去那儿了呢?

呼声之二:面对百姓的诉求,“信访人”能不能协调相关部门调解一下?诗云:衙斋卧听萧萧竹,疑是民间疾苦声。

些小吾曹州县吏,一枝一叶总关情。封建官吏面对民众的呼声都寝食难安,而我们的干部却怎么能视而不见、充耳不闻民众的愤言怨情呢?方九成纠结于“被关黑监狱”之事,才引出到县政府门前的事件。那么地方政法委就没有协调调查吗?地方信访部门就没有去过问查情吗?我们能不能在事件的初就给当事人一条明路,是公安的事查公安,是法院的因查法院,是检察机关的事查检察机关。由政法部门协调公检法三家坐下来,共商息访息怨之事。试想,如果某些部门真情实意地站在当事人角度去解决这一事,那么会有后来事情的演变吗?试问,当地相关信访部门、政法部门的官员这时又去那儿了呢?

呼声之三:面对百姓的诉求,我们的执法者能不能不一拒了之、一挡推之?“都说百姓利益无小事,都说人民公仆为人民,都说我是人民的儿子”,但这些话在血淋淋的事实面前,都成了口号式的表达、表态式的语言和做秀式的口吻,都把为人民服务的宗旨弄得那么苍白与无奈。不论方九成做了什么,不论他说了什么,有一点,作为政府工作人员应该清楚:他不是暴恐分子!他有他作为一名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起码的知情权、表达权、申诉权和言论权。我们执法者不是只为护卫政府利益而执法,你们执法的内容和核心是“为人民服务”。当人民有情绪郁结,当群众思想有疙瘩,我们要换位思考换个角度去想。每个人生来都向往和平,追求公平,渴望公正,向往幸福。他们上访也好告状也罢,始终有一种善良和美好的愿意,那就期待享受公平自由平等安稳的生活。只不过,他们在追求和向往中可能方式方法不对。这就需要我们执法者有张婆婆的嘴,有颗妈妈的心。像报道的典型人物焦裕禄、孔繁森、牛玉儒等先进典型和领导干部那样,忧民怜民爱民护民,用心去践行我们宗旨,去情去履行我们职责,用爱去解决问题,社会如何不安,人际如何不谐?(作者:大庆检察院何其伟 )

原标题:镇雄枪击案:枪声过后留下的呼声

稿源:光明

作者:

o2o营销模式有哪些特点
三级分销小程序
品牌策划是指什么?如何做品牌策划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