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密信息港

当前位置:

异邦幽兰第075章胜负已分

2020/01/23 来源:哈密信息港

导读

异邦幽兰 第075章 胜负已分烟雾电光散去,场上两人又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中。众人惊讶地发现,古丽哈巴贡身周竟然生出一层冰制铠甲。铠甲

异邦幽兰 第075章 胜负已分

烟雾电光散去,场上两人又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中。

众人惊讶地发现,古丽哈巴贡身周竟然生出一层冰制铠甲。铠甲将重要的部位护住,层层的电光覆盖其上。他的双手部位生出两道冰刃,死死抵住洪涛的攻击。

“第三阶段?”念阳低语道。

“啥子第三阶段?”小虎道。

“硬水功法有两个阶段,一是守势,二是功势。但是能出现实质冰甲冰刃,实在罕见。”陈文山道。

念阳点头道:“嗯,第三阶段只是一种设想。赛前界主和古兄讨论过,说是雷霆界一定会使用大范围的自然法术。水利万物而不争,硬水功法的水层薄膜会因为外界的自然之力影响而变化,使得其铠甲化,并大大增加它的威力。”

“但是也有弊端。虽然第三阶段使得硬水功法的威力大大增加但是硬水功法本身透明不可视的优势也因此减弱,总之,有利有弊。”

“他不会从来没用过这个第三阶段吧。”葛莲插嘴道,“这样的冰实质,已经接近于你的异能了吧。”

念阳笑了笑。“的确。能够强大到激发第三阶段的力量,实战中还是次。所以,战斗经验真的很重要。”

陈文山道:“虽然雷霆界一向对于战术的理解处于弱势,但对方也不是傻子,对于我们这边所使用的硬水功法应该也有一定的了解。依我看来,这样早激发出硬水功法的威力,应该是故意为之。”

“可能是不能久战吧,战甲的用途就是为了速战速决。”念阳道。

陈文山点头附和。

场上两边火力全开,冰刃和拳套光影交错。

洪涛显然在速度上有优势,不断展开攻势。而古丽哈巴贡则偏向于防守,在力量上相对较强。

场上情形一时胶着难辨,台上两边,两界弟子呼喊声此起彼伏。

陈文山皱眉道:“这样下去对老古不利啊。”

“此话怎讲?”念阳道。

“你也说第三阶段只是设想,没有实践过。而事实证明,这样的拟物铠甲实在太过耗费真元。界主在你们封闭训练期间应该也没有贸然激发他的第三阶段吧。毕竟他的身体可能会受不了的。”

念阳点头道:“文山兄说的没错。老古虽然是我们这批人中身体素质的,但是对于极度危险的第三阶段还处于摸索阶段。界主以为,如果遇到必须使用的必要,则要尽快结束战斗,不然结束之后,轻则伤残,重则功力尽毁。”

然而,在一次次的接触中,洪涛也意识到了这点。他不再主动展开攻势而是与古丽哈巴贡周旋起来。场上反而是古丽哈巴贡占起了主动。

沧海界弟子无不欢呼雀跃,只有少数人看出古丽哈巴贡已经被逼入险境。

越强大的能量激发状态,就需要越强劲的真元支持,硬水诀正是这样一种功法。像洪涛刚才那样致命的雷系道法,古丽哈巴贡若想逃出生天,只能借力打力,造成了此刻被动的局面。

终于,古丽哈巴贡停止了攻击,抽出了一直背在背后的巨剑––熊魃。

“老古要拼命了。这么早就要拿出杀手锏了么?”念阳低声道。

“啥杀手锏?看着有点像咱们的体剑。”小虎道。

念阳摇了摇头。“道原除了我们这支,修炼体剑的很少。但是剑诀和剑招很多是互通的。”

“水龙吟?是叫这名字吧。”陈文山歪着脑袋说。

“嗯。太上三清剑,五行剑谱水系剑法之一,威力惊人,配合上他的硬水功法,可以将剑招完全融入法剑中,对于力量型的飞剑更是有效,可以说是法剑中的体剑。”

“还不如直接跟着咱练。什么法剑中的体剑,狗屁。”小虎满不在乎地说道。

陈文山哈哈大笑。“兄弟,你这个师兄也是性情中人啊。”

念阳尴尬一笑。“小虎师兄学习体剑也颇有造诣。”

小宇敲了一下小虎的脑袋道:“笨蛋!人家骂你傻呢!”

“你才傻!”小虎气呼呼地说道,“不相信哪天我找台上那个大个比划比划,看谁厉害。”

“你行你咋不在台上。你要是比划赢了,我名字倒过来写。”小七大声道。

“去去去。好好给老子看比赛。妈的,正打得紧张呢。”小虎没好气地说道。

古丽哈巴贡虽然体型巨大,但是一手剑招甩得虎虎生风。强烈的气浪划过众人的头顶,就算隔得老远依然能感受到。

这时,硬水功法的铠化逐渐产生变化,巨剑融入其中,浑然一体,一条真元冰龙盘踞其身周,周围的自然之力更是隐隐产生电光。

另一边,洪涛顿在一处同样积蓄真元,金枭战甲表面金光流转。陡然间,战甲背部变化丛生,一双金翅竟是硬生生地钻出战甲向两侧张开。

台上众人无不惊叹,战甲竟还有这种变化。

更了令人惊讶的是,洪涛竟凭着战甲腾空而起。双翅之间竟然暗藏无数弩箭,就连双手拳套也变成了弓箭造型,顿时箭雨漫天。

说时迟那时快,古丽哈巴贡猛然跃起,巨剑直逼洪涛,同时身周冰龙咆哮着直冲漫天箭雨。

半空中发出剧烈的爆炸,产生的巨大气浪让念阳也有些站立不稳。而耀眼的光芒更是遮蔽了会场上空,明亮地让人睁不开双眼。

无数剧烈的响动刺痛着众人的耳膜。

突然一阵闷声,古丽哈巴贡执剑落地,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他黝黑的皮肤布满伤口,一套拟化铠甲也是支离破碎,显然受了不小的伤。

而另一边,洪涛同样掉到地面,半跪在场地一角,全身隐隐布着雷光,雾气在战甲表面蒸腾。

念阳的心脏都要跳到嗓子眼,却突然瞟见另一旁的界主玄沽摇了摇头转身离去。

他正在纳闷,一旁的陈文山突然开口道:“老古输了。”

“怎么会?看起来还是势均力敌啊。”念阳有些难以置信。

陈文山摇了摇头。“老古已经尽了全力,可是刚才到现在,那个叫洪涛的连飞剑都还没出。”

突然,洪涛站了起来,他身上的金枭战甲变化又起。只见刚才的巨型双翅猛地分裂开来变成四瓣,他身上本来包裹的严严实实的战甲却逐渐褪去,只包住重要的部分,其余的都化作翅膀羽翼。他强壮的身躯逐渐展露在众人面前,脸上的面罩也化作一张勾玉般的面具。他狂傲的笑容终于呈现在众人面前。

长春白癜风医院怎么走
福建省妇幼保健院预约挂号
兰州哪家专科医院治疗白癜风好
六盘水哪家医院看癫痫好
广东治疗卵巢炎费用
标签

友情链接